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养蛇精(下)

*养蛇的后续

*说好的……一杯雄黄酒引发的悲剧

*如你所见,再次爆字数了【吐血






这个点已经没有到H市的火车了,叶修只得坐大巴回去,到家门口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叶修反手关上门,打开了玄关的灯,暖橙色的灯光带来一股扑面而来的家的味道。叶修疲惫的长出了口气,刚要低头换鞋,忽然什么条状物从鞋柜上滚了下来,砸在了自己的脊背上,叶修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一抓,入手是冰凉的鳞片,他立马反应过来,是喻文州。

 

 

 

叶修连忙扶着墙站稳,玉米蛇开心的缠紧了叶修,脑袋一个劲的在他脖子上蹭,尾巴还耷拉在鞋柜上没下来。叶修觉得心窝都被自家蛇给暖热了,“不是叫你早点睡不用等我吗?鞋柜这么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上去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玻璃制品摔碎在地“啪”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

 

 

 

不知道什么液体溅了叶修一裤腿,不少也溅到了喻文州下垂的尾巴上。一股浓烈的酒味蔓延开来。

 

 

 

玉米蛇还愣愣的不知所措,叶修没有去打扫玻璃渣,而是急匆匆的冲到卫生间打了一盆水给喻文州泡尾巴。他想起来这是什么了,去年端午的时候,邻居大婶给叶修送了一小瓶自制的雄黄酒,用装果汁的瓶子装着一直摆在鞋柜上,瓶身都落了灰,叶修早忘了这件事,没想到被趴在鞋柜上的喻文州一尾巴扫下来了。

 

 

 

都说雄黄酒克五毒,不知道会不会对喻文州有影响。叶修紧张的给喻文州洗了一遍尾巴,又换了盆水把它的尾巴泡在里面,嘱咐玉米蛇不要乱动,这才去扫玻璃渣子。

 

 

 

没想到,一会儿功夫回来,玉米蛇就变成了裸男。签售会上刚刚见过的索克萨尔先生一身雄黄酒的味道,冲他笑的特别纯良无害,“主人,我能借你的浴室用用吗?”

 

 

 

叶修手里用来给蛇擦尾巴的纸巾掉到了地上。

 

 

 

——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叶修坐在沙发上,表情十分麻木,冷静的想道,这个世界真是奇幻透了。

 

 

 

就在刚才,这个身份可疑的男人,微笑着告诉叶修自己是五百年修为的老蛇精,被泼了雄黄酒,不得不现原形,为了防止把楼撑塌,男人,不,是喻文州,用最后一点法力化为了人身,现在囊中空空,连身衣服都变不出来。

 

 

 

“那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叶修问。

 

 

 

“因为爱情,”喻文州说,“我……”

 

 

 

“别,”叶修打断他,“你还是先洗澡吧。”

 

 

 

叶修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这样也怪不得……下午他在签售会对男人说出的那句话本来有些失礼,可男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也怪不得不喜欢吃乳鼠,还有喜欢粘人……以这种角度想的话,喻文州刚才的说辞也有漏洞,五百年的老妖怪,能被邻居大婶随手做的自制雄黄酒弄得法力全无连衣服都变不出来?根本就是想耍流氓吧。骗了他这么久不说,到了现在还不说真话。

 

 

 

想到这里,叶修冷笑了两声。

 

 

 

刚巧在这时候喻文州打开浴室的门出来,穿着叶修的衣服,边擦头发边说,“主人,我觉得内裤有点紧。”

 

 

 

叶修忍不住又是一声冷笑。

 

 

 

——

就算十分愤怒,叶修也没有想过要把喻文州扔出去,这次喻文州认真的向他解释了一遍来龙去脉。变成小蛇的样子是会把法力压低到一个极低的水平,这期间喻文州就像漏了气的气球一样不断往外流泻法力,导致损耗过大,这样一点点的积累下来,加上雄黄酒做导火索才会这样。

 

 

 

“我要睡觉了。你干嘛?”叶修眯着眼睛问道。其实他早就气消了,只是心里比较乱,一时半会儿不太想看见这条蛇。

 

 

 

喻文州撑着他的门不让他关上,透彻的黑眸子像他还是小玉米蛇的时候一样无辜的看着叶修,有些可怜兮兮的意味,“主人,沙发上很冷的,我现在和普通人一样,你舍得我感冒吗?”

 

 

 

叶修面无表情地说,“舍得。”

 

 

 

“唉,”喻文州轻轻地叹了口气,眸色深沉了很多,他看着叶修,认真的说,“我承认,我确实是想和你一起睡。但是叶修,我是真的喜欢你。你可以拒绝我,但是我不会放弃,”顿了顿,他的语气软了下来,“毕竟我看了你那么久,好不容易才进了你家门。”

 

 

 

叶修签了一天的字,手腕根本没什么力气,要是喻文州用力推门,叶修根本抗拒不了,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叶修,橘色的灯光下他的眼底好像渗了一层蜜,很暖,很深情。

 

 

 

叶修没说话。

 

 

 

“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吧,你的性格会不会主动找女朋友都难说,”喻文州笑了笑,“有我这么了解你的人一直照顾着你,不是很好吗?”

 

 

 

叶修:“……”就算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可我还是不想听。

 

 

 

——

“喻文州。”

 

 

 

已经在沙发上躺好的喻文州突然听到了叶修的声音,隔着一层门板,声音闷闷的。

 

 

 

“嗯?”喻文州答道。

 

 

 

“你进来吧,晚上外面凉。”叶修说。

 

 

——

喻文州掀开被子,在叶修身边躺好,动作自然的揽住了他的腰,“怎么后悔了?”他说,压低的声音沙沙的在耳边响起,叶修不自在的动了动脑袋,但没有挪开喻文州的手臂。

 

 

 

“你觉得呢。”叶修说,语气软软的。

 

 

 

在喻文州开口之前,叶修笑着说道,“怕我的蛇冻坏呗。”

 

 

 

“晚安。”喻文州说,在叶修的后颈轻轻地的吻了一下。

 

 

 

叶修转过身来回抱了他,“晚安,要叫主人啊。”声音里带点狡黠的笑意。

 

 

 

“晚安,我亲爱的主人。”喻文州收紧了手臂,温柔的低声说道。

 

 

 

——

第二天,叶修起床发现喻文州不在旁边,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客厅里一股饭香味儿。

 

 

 

“醒了?”喻文州发觉了身后的动静,从厨房回头看他,唇边的微笑和清晨的阳光一个色调,“我买了早餐,小笼包在桌子上,粥热一热就能喝了,先去洗漱吧。”

 

 

 

叶修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感觉不错啊,叶修想。在他看到自己锁骨上鲜艳的吻痕之前。










FIN.

还好还好,赶在十二点前发上来了【吐魂

我也是醉了……弄个后续都能写出上下来(。

哦对我发现之前没说清楚啊,喻队和黄少先前是认识的,毕竟他在箱子里那会儿也没办法分身寄自己,这是黄少帮忙的,所以作为知情人士的黄少听老叶吹喻队当然各种憋笑_(:_」∠)_

评论(54)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