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养蛇(下)

*在主人面前装出一幅呆逼样的心机蛇精喻x宅男写手叶

*日常……吧

*一口气两更






其实喻文州也不容易,成精三百年以来他就没再吃过这种生食,为了他所爱的“饲主”要忍痛咽下神智未开时才吃的食物……真是挺残忍的。

 

 

 

一股子腥味。

 

 

 

虽然蛇进食是用整个吞的,但还是不能阻止蛇信子感应到乳鼠身上的奶腥味,喻文州觉得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虽然早已不用进食,但为了不让自己的人类这么早就发现……还是得找个办法暗示叶修换换伙食,玉米蛇仍是一副呆呆的样子看着主人,心里想道。

 

 

 

——

叶修发现喻文州最近好像迷上了家里的音响,他一把玉米蛇放在电脑桌上,玉米蛇就缓缓地朝音响扭了过去,自己这个主人好像都没有那么大吸引力了,叶修心里有点酸,但看着喻文州努力的把尾巴往音响上盘的时候还是觉得挺有趣。

 

 

 

玩了一早上,叶修感觉自己有点饿了,洗洗手拆了包肉条,叼了一根在嘴里嚼,把下巴搁在桌子上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却在此时转过了头,吐着蛇信子与叶修大眼瞪小眼。突然玉米蛇就扑了过来,叼住了叶修唇外的一小截肉干。

 

 

 

叶修微微一惊,玉米蛇离他特别近,吻部差点挨到他的嘴唇,那双近在咫尺的,只属于捕猎者的眼睛却呆呆的看着自己。

 

 

 

愣了愣,叶修硬是把笑憋了回去,咬断了肉干。玉米蛇叼着肉干掉回到桌面上,晃了晃脑袋把那一小截肉干吞了下去。

 

 

 

叶修等它进食完,伸手在它脑门上轻轻弹了个脑瓜嘣,带着笑意说:“胆子肥了?连我嘴里的食也敢抢,到时候让你尝尝蛇羹。”

 

 

 

玉米蛇歪了歪脑袋,还是一瞬不瞬的盯着叶修,就像在好奇蛇羹什么味儿似的。

 

 

 

叶修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

一个礼拜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喻文州却仿佛在叶修家里待了很久了似的。叶修又寻摸着该给玉米蛇喂食了。

 

 

 

只是这次喻文州却迟迟不肯进食,买来的小鼠也没碰一下。叶修有些担心,之前明明好好的,这次怎么开始拒食了?害怕是这只小鼠不太对劲,叶修又去买了一只,但结果依然是被小蛇无视。

 

 

 

小蛇恹恹的窝在箱子里,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让叶修心疼坏了,翻出了信封抄下了宠物医院的地址,拿软布在单肩包里铺了一层,当天晚上就揣着小蛇去了H市最大的正规宠物医院。

 

 

 

对自己家养的小生命的爱是一丝一缕慢慢增加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已经缠裹住了自己的整个心脏。

 

 

 

一般的宠物医院很少有爬行科,就算有医生也不是专家,为了自家心头肉叶修自然是能选好的就选好的。

 

 

 

一番仔细检查下来,医生也有些疑惑,“没什么问题,反而是身体十分健康,常见的几种寄生虫一种也没有,您的饲养方式很好。”

 

 

 

“那它为什么会拒食呢?明明第一次都吃了。”叶修轻轻的摩挲着喻文州的尾巴尖儿。

 

 

 

医生沉吟了一会儿,问道:“您两次投喂期间给它吃过什么副食吗?”

 

 

 

叶修一愣,想起了喻文州从主人口边夺食的那次,当时小蛇吞下了那截肉干叶修心里还是有点担心,在网上查了查,还没见过有蛇吃肉干的,有些忐忑的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小蛇没什么异常才放下了心。

 

 

 

想了想,叶修说道,“有的……喂过它一次肉干,他吃下去没什么异常反应。”

 

 

 

医生有些犹豫地说,“要不然您先静置一段时间,再用乳鼠试试,还是不进食的话就试试用肉干投喂,看看它有没有进食的欲望,之后再来做一遍检查,如果仍然没有异常,就只能承认您的蛇胃口比较异常了。”

 

 

 

医生和叶修交换了电话号码,说是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再去问问其他同事,有明确结果会打电话通知他。叶修很认真地道了谢离开了。

 

 

 

回到家里叶修刚把手伸进包里,玉米蛇就自行缠了上来。看到小蛇对自己还是一副亲昵的样子,叶修突然觉得心里有点涩涩的,捧起小蛇的脑袋亲了一口。

 

 

 

喻文州一下子愣住了,自家人类软软的唇瓣在他两眼之间的细鳞上印了一下,这片区域比较敏感,那种温热的、柔软的像云朵一样的触感简直散发着丝丝的甜味似的,一直甜到他心里,开出几朵小花来。这是喻文州第一次不是装出来的呆逼样。

 

 

 

看着小蛇懵懵的注视着自己的黑眼睛,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感觉奔波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空了。

 

 

 

在喻文州呆愣的时候叶修已经拿出了一包肉条拆开,眼睛弯弯的带着笑意,“来,试试吧,你要是想吃就探头来够,不想吃就算了。”

 

 

 

叶修白玉似的指尖捻着肉干在它面前晃了晃,喻文州这才反应过来,几乎没带犹豫的探身子一口咬下了肉干。

 

 

 

叶修又惊喜又目瞪口呆,“……你还真吃啊。”

 

 

 

不过这样也算好的了……至少是肯吃了。叶修一直觉得自家小蛇虽然有时候比较呆,但大部分时间都聪明得很,说得上灵性,也许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才不肯吃低端的食物吗……叶修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忍不住按住蛇头又亲一口。

 

 

 

喻文州有点飘飘欲仙。

 

 

 

——

翌日,叶修观察了小蛇一整天,喻文州都没什么异常,似乎又恢复了活力。傍晚叶修给宠物医院的医生打去了电话道谢,说喻文州可以进食了。医生也长出一口气,接受了这条漂亮的玉米蛇口味独特的事实,叶修对这位有责任心的年轻医生也挺有好感,再三道谢才挂了电话。

 

 

 

一片夜深人静的时候,客厅里闪过了几丝微弱的银光。月光下,不知道怎么出了蛇箱的玉米蛇银色的鳞片上仿佛笼罩着一片波光。

 

 

 

下一瞬间,蛇的身影就已经不见了,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男性的轮廓,身材修长,肌肉紧实而漂亮。

 

 

 

男人熟练地从客厅穿过,小心翼翼的推开卧室没关紧的房门,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床边。叶修睡觉之前没拉紧窗帘,月光泻了一地,在深海一般的黑暗中显得很亮,连窗外斑驳的树影也被投在地面上轻轻晃荡着,仿佛晃动在水波里。

 

 

 

叶修睡姿不太老实,半边被子都耷拉在地上了,喻文州走过去轻轻地把被子给叶修盖好。叶修的睡脸很安静,睫毛下的阴影仿佛一小片鸦羽,又让他显得很疲惫。嘴唇微张,淡粉色的唇瓣让人不禁想要……吻下去。

 

 

 

于是喻文州就这么做了,一个浅尝辄止的吻。“抱歉,让你担心了。”他轻声说,温柔的摸了摸叶修的颊侧。

 

 

 

不过,简直比记忆中的还要柔软。喻文州回味的摸了摸下唇,再次俯下身子,在叶修的嘴唇上舔了舔。

 

 

 

甜,真甜啊。

 

 

 

没有再做些什么,喻文州变回了玉米蛇,在叶修枕边盘好身子。他不急于一时,他与他的人类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相处。

FIN.

写的过程中把肉条打成辣条了……写了一串串回过头来才发现……哎呀让我笑会儿

还有人想看后续么?如果看的人过我就去写……嗯,一杯雄黄酒引发的悲剧hhh

后续戳这里(戳我)

评论(90)
热度(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