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养蛇(上)

*在主人面前装出一幅呆逼样的心机蛇精喻x宅男写手叶

*日常……吧

*一口气两更

“叮咚……叮咚……”

 

 

 

刺耳的门铃声在不远处响起,叶修才从浅眠中转醒。醒来才发现,自己昨晚竟然在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脸上被压了几道红痕不说,左胳膊还被自己压麻了。叶修好不容易把自己僵硬的身体挪下了软椅,抽了张卫生纸边擦嘴角的口水边朝门外喊着“来了来了”朝大门快步走去。

 

 

 

开了门,迎面就是邻居大婶带着薄汗的和气的圆脸,大婶似乎是刚买完菜回来,一手挎着菜篮子,一手提了个大大的方盒子,看上去是个平淡无奇的纸箱。

 

 

 

“小叶啊,你这是又熬通宵了吧?别太辛苦啊。”大婶上下打量了叶修一边,语气有点担忧。

 

 

 

叶修这个样子,确实是狼狈。头发乱糟糟的,黑框眼镜歪歪斜斜的挂在鼻梁上,却还是掩饰不住眼眶下的乌青,黑眼圈在宅男吸血鬼一样苍白的皮肤衬托下更加明显。侧脸还有几道鲜红的压痕。宽大的体恤衫领子歪着,和肥大的居家裤一样被揉得皱皱巴巴的,整个人活像被揉过一遍又展开的纸团,一片狼藉。

 

 

 

“嗯……没关系,过了这两天就好了,谢谢关心了。”叶修很腼腆似的抓了抓头发,干笑着说。

 

 

 

“年轻人就多出去转转,晒晒太阳嘛。”大婶笑眯眯地说,顿了顿,她提起了手中的方盒子,“老张的媳妇儿说是你的包裹,我就顺便给你捎回来了。挺轻的,不是快递公司寄的,据说是你的粉丝亲自送过来的。”老张是叶修所在小区的传达室大爷。

 

 

 

叶修赶紧接过了盒子并道谢,从屋里找出了些苏沐橙寄来的糖果塞给大婶,说是给她家小孙女。一番寒暄后,叶修才关上了门。

 

 

 

“唉,”叶修长叹了口气,没个正形的倒在了沙发上,在桌子上睡着简直太痛苦了,和大婶交谈的时候都感觉太阳穴一阵胀痛,颈椎稍微一动就咔咔作响,这样躺倒能减轻一些头疼。躺倒也睡不着了,直到镜框硌得鼻梁发疼,叶修才神情恍惚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洗澡。

 

 

 

到今天为止,持续三天的拼死赶稿日已经正式告一段落了。实体书出版前的删改工程量巨大,再加上新书步入正轨前一日三更的2w字,连叶修这样被荣耀中文网的读者们称为光速码字机的大神写手也一度陷入阿鼻地狱。

 

 

 

是的,叶修是职业的网文写手,荣耀中文网的签约作者,也是一根粗壮无比的台柱子。去掉很多光彩夺目的荣誉后,本身也就是个,靠码字养活自己又不太会照顾自己的,宅男。

 

 

 

洗完澡的叶修感觉像是获得了新生,精神振奋,开始着手拆箱子。像是装电脑显示器用的纸箱子被用宽胶带缠得挺结实,叶修不得不找来了剪刀把它剪开。硬纸壳剥开,里面又是一层薄纸包在盒子上,隐约能看见其中有东西,又看不清是什么。

 

 

 

薄纸上面粘着一封信,信封上清隽的字体写着“君莫笑大大,再拆开最后的包装前请您把信看完好吗?”

 

 

 

叶修挑了挑眉毛,按写信人说的拆开了信封。

 

 

 

信里说粉君莫笑很多年了,一直想送最爱的君莫笑大大一个礼物,只是不知道该送什么。自己有一条叫做喻文州的玉米蛇,但最近因为学业原因没办法养下去了,尽然自己与君大大是同城,就想到把最爱的宠物送给最爱的文手,两样都是他的精神支柱,这条蛇很乖也不怎么怕人,希望以后这条蛇能陪着他心尖尖上的文手云云。

 

 

 

另外还详细的附上了玉米蛇的饮食情况性格喜好,以及正规宠物医院的地址等。

 

 

 

翻了翻信封,背面有一行小字,“如果您不想养它,可以按原样包装放回到门卫室,我会把它带回去,给您添麻烦真是抱歉了。”叶修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无奈的笑了一下,“真是一份大礼啊……”

 

 

 

没想到,竟然是一条宠物蛇。叶修本来以为就是些零食之类的,这也太意外了,不过吃惊归吃惊,叶修还是撕开了那层薄纸。

 

 

 

里面是透明的塑料箱,和显示器的大小差不多,一条银底黑纹的小蛇正把自己团成一团安静的窝在角落里,只有长长的尾巴耷拉在正中央。饶是叶修没见过什么蛇类,也不得不赞叹这真是条漂亮的蛇,腹部和身侧银色的鳞片微微反着光,像覆了一层薄雪,黑色的纹路蜿蜒在脊部,像女巫眼角的魔纹,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叶修情不自禁的把脸贴近了箱壁。察觉到了叶修的注视似的,小蛇抬起了头,黑豆子似的圆眼睛透亮而明净,黑的太纯粹,似乎湿漉漉的,无端的让人觉得很天真。四目交汇的一刹那,叶修第一次体验什么叫做一见钟情。

 

 

 

有时候,一个人类爱上一只动物只需一眼就够了。

 

 

 

叶修认真的翻了遍信封,收好了信纸,把蛇窝放到了电脑桌边的小几上。

 

 

 

随后,常年不见动静却坐拥百万粉丝的大神写手君莫笑发了今年第一条微博,感谢某位粉丝送的宠物蛇,决定好好养它,并附加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小蛇漂亮的不行,下面粉丝一溜感叹,真不愧是大神,养宠物都养个和人不一样的。

 

 

 

——

按照信上说的静置了三天让小蛇度过适应期后,叶修第一次尝试上手。

 

 

 

开了顶盖后,盘在箱子里的小蛇缩了缩,叶修轻轻地伸手过去,摸了摸蛇身。玉米蛇扭了扭没什么反应,叶修有点忐忑又有点窃喜,搔痒似的摸了摸蛇脑袋,小蛇歪了歪头,尾尖轻轻微拂过了他的手腕。

 

 

 

叶修弯了弯嘴角,双手把小蛇从蛇窝里捧了出来。小家伙看上去有点不安,却也没往下爬,又是支起身子直勾勾的盯着叶修看,叶修觉得这蛇有点呆。

 

 

 

“叫喻文州啊……”叶修看着呆呆的玉米蛇说道,“竟然是个人名,不会是因为你原来的主人姓喻吧。”说罢点了点蛇脑袋。

 

 

 

被叶修点了下脑袋的玉米蛇仍然微微偏着脑袋,吐着蛇信子,明亮的黑眼睛很认真的盯着叶修。

 

 

 

“噗。”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就笑了出来。

 

 

 

喻文州悄悄地用蛇尾巴缠住了叶修的手腕。

 

 

 

——

为了给自家这个新成员解决伙食问题,叶修第一次在除了批发方便面矿泉水和卖烟以外的情况下出门。

 

 

 

看着纸条上记得花鸟鱼市场的地址,站在公交车站的叶修有点迷茫。明明就在同一城市,他却没去过这种地方,一路上又是问路又是倒车,揣着买回来的乳鼠到家时,叶修摸了摸一头薄汗觉得挺有成就感。

 

 

 

叶修专门在论坛上查了查,蛇类进食的时候讨厌围观,叶修从善如流的把乳鼠放进了蛇箱以后就不再看它。

 

 

 

……但是真的有点好奇。

 

 

 

第二天早上凑在蛇箱边的时候,叶修发现那只粉红色的乳鼠果然不见了,玉米蛇的身子有一小截略鼓,心里有了一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快慰感。还好,小蛇没有拒食,过了这一关就算在他这里磨合的差不多了。

 

 

 

叶修忍不住手痒捞出了玉米蛇又是一番抚摸。

 

 

 

说来到也奇怪,他家喻文州在他手上好像一直都特别温和,也没有顺着手掌不断往下爬的现象,反而是顺着胳膊往肩膀上爬,有时候还会拿尾巴缠一缠他的手腕或者手指,被放回去的时候还挺恋恋不舍似的。叶修面上还挺冷静,心里都快被萌化了。

 

 

 

鳞片接缝处有些微的粗糙,而每一片鳞片却是又冰凉又光滑,在光裸的手臂上滑动的感觉酥酥的,很凉快。

 

 

 

这一次,叶修没有很快放下喻文州,而是任它在自己手臂上游走,想看看小蛇要做什么。小蛇又黑又亮的圆眼睛瞄了他一眼,见主人没有动作,就肆无忌惮了起来,脑袋钻进了叶修身上短袖的袖口,然后从领口探出了头,在叶修的脖子上像条围巾一样松松垮垮的环了一圈,惬意的吐着蛇信子。

 

 

 

长尾向上收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蹭过他胸口,叶修一开始没在意,直到乳头被蹭的都硬了起来,在衣服下涨涨的有些酸疼,才伸手捏喻文州的蛇尾巴。喻文州一直是一条运动缓慢的蛇,这次叶修伸手去抓竟然被躲过了。叶修都被它气笑了,“怎么,我还没怎么样你心虚个什么劲,平时都没见你动作这么快过。”

 

 

 

说着叶修就在自己脖子旁边的蛇脑袋上轻轻弹了一下。喻文州似乎有点心虚,半直起身子在叶修脸侧蹭了蹭。

 

 

 

这么亲昵的举动是前所未有的,叶修一下子心情大好,嘴角上扬的都抑制不住,没舍得把喻文州放下去,戴着蛇围巾坐在电脑前开始了工作。

 

 

 

从各方面来讲,叶修都是一个非常好哄的主人。

 

 

 

也亏得是玉米蛇还小,叶修没觉得太沉,要是以后体型长大了就不能再这么玩了。喻文州果然乖乖的没再动静,像睡着了一样挂在叶修脖子上。在叶修看不见的地方,小蛇注视着叶修专注的侧脸,透亮的瞳孔里滑过一丝迷恋。

 

 

 

真可爱。两个人同时在心里说。

TBC.

评论(43)
热度(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