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翔叶】逢魔时刻(中上)

翔叶,后期会有一些平叶,慎入(´・ω・`) 

☆野良神世界观,详细戳→

==============================================

叶修差点和冲出巷口的青年撞个满怀,青年手中抡着一根扭断的水管,紧紧的咬着牙,一张年轻帅气的脸上满是冷汗。叶修皱着眉侧头躲过他的棍击——青年大约是被这片地域随时冒出的妖物弄得有些神经质了。略一抬头,就看到青年身后巨大的蛛形妖物,正挥舞着镰刀状的口器,墨绿色的巨型蛛网向两人兜头而来。

 

 

 

“妈的这回死定了……”青年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滚,带着些微的颤音向站的较远的叶修大吼了一声,“往拐角跑!”

 

 

 

叶修有些惊讶的绕了他一眼,不退反进,在妖物扬起的烟雾中手一伸勾住了青年的后衣领,足尖发力跃上了居民楼二楼的阳台。

 

 

 

说起来麻烦,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中发生的。青年话音未落便感到后衣领处一阵大力,再睁眼时映入眼前的已是围栏与摆在上面的干枯盆景。

 

 

 

青年甩了甩头,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地大口呼吸着空气,游离在生死一线的刺激还未退去,上下起伏的胸腔仍不由自主细微的颤抖着。

 

 

 

他眯着眼睛看向那个站在栏杆旁的男人,从这个角度能看到男人被包裹在西装裤下笔直修长的双腿,因戒备而微弓的脊背和流畅漂亮的下颚线条,面孔被残阳模糊了,看不分明。

 

 

 

是……谁啊?这种……熟悉的感觉。

 

 

 

——

蛛型妖物缓慢的挪动着身子,从它口器中延伸的丝线拉着自己被裹成茧的猎物被一寸寸拉近,近了,近了……它迅速将口器劈入那堆丝线,一番探索,又抽身抬头,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叫。什么都没有,被骗了,猎物……去哪里了。

 

 

 

叶修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一切,他和青年所处的位置在二楼,也只不过和蜘蛛的腹部一样高而已,虫型妖物嗅觉也很敏锐,找到他们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出去也是暴露位置。

 

 

 

叶修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听我的话,我带你出……”他转过身,话音却在看清青年的脸时停顿了。

 

 

 

“……”叶修的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孙翔?!”

 

 

 

——

这真是奇幻极了,此岸的人类所说的缘分,果真妙不可言。

 

 

 

两个月前叶修混饭吃的公司有一位同事突发心脏病死了。小伙子很年轻,事业有成,脸长得也俊,就这样英年早逝,让整个公司上下都唏嘘了好久,不少刚刚上岗的年轻姑娘为此郁郁寡欢。

 

 

 

死者名叫孙翔。

 

 

 

就在公司的身份来说,叶修和孙翔算是前后辈关系,而且不仅仅是点头之交。虽然叶修是个懒洋洋的神明,但在人间界混,还是要吃饭的,上千年的老妖精,很少有什么干不好,就选择了相对体力劳动较少的软件设计。

 

 

 

孙翔是去年刚进入公司的新人,去美国镀了一层金回来的海归,小伙子年轻气盛,自以为技术在这种二线公司里无人能及,谁知踢到了叶修这块铁板。这位前辈一天到晚半死不活的只有压在线上前一天才会拼死开始认真工作,没想到这种赶出来的成果还总是比他强那么一点点。

 

 

 

孙翔哪里受过这种挫败,比以前更加努力,挖空心思的各种设计还是会拜倒在叶修面前,对叶修也颇有怨念,针锋相对,争强好胜,一天到晚见面没几个好脸色。

 

 

 

叶修觉得这孩子在人类中已是极有天赋的了,无奈非要和神明计较,这也就没办法了。何况这孩子确实有意思,人类是记不下神明的面容的,叶修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做自我介绍来让同事们想起有自己这么个人,可孙翔一撞见叶修却能很熟练地开启嘴炮,两人很自然的互嘲起来,然后认识,最后以孙翔的炸毛告终。

 

 

 

准确的说是孙翔单方面找麻烦,叶修见招拆招而已。

 

 

 

也就是这样的日常,让空虚的神明有了些微的羁绊的感觉。

 

 

 

小伙子心思很单纯,就是争强好胜了点,像只幼狮,没事逗逗也挺有意思。

 

 

 

然而孙翔就这么突然的从此岸消失了。

 

 

 

人类的生老病死对他这样不老不死的神明来说只是过眼云烟,弹指一挥间就世事变迁,只是对人类来说这几十年就是他们所有能看得见的路,路走尽了,就不再有了。可惜了一个挺可爱的后辈,这样一场猝不及防的劫难将他未来生命中可能拥有的辉煌全都抹去了。

 

 

 

有点难过的神明把烟一根一根插进墓前的香炉里。叶修去扫过两次墓,帮小伙子捡一捡门前的枯枝败叶。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孙翔变成灵体的可能性,但哪怕不论极低的可能性,这么一个H市内要寻找一个新生的灵体,也无异于大海捞针。就算找到又能怎样,灵体早已忘了以往。

 

 

 

叶修只得把孙翔当做逝者缅怀,只是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

 

 

 

——

再次碰面竟还有机会,而且是在如此巧合的情况下。

 

 

 

更加巧合的是,叶修的神器族名就是【孙】。

 

 

 

“哈?”青年困惑的挑了挑眉毛,“……你在叫我吗?”

 

 

 

叶修眼底划过一丝笑意,答所非问,“你可以叫我叶修。”

 

 

 

孙翔张了张嘴还想再问什么,只见叶修飞快的往身后撇了一眼,拎住了自己的领子。后衣领一紧,身下一空,满世界就都是呼呼的风声了。

 

 

 

他被叶修直接扔到了空!中!

 

 

 

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蜘蛛的前肢击碎了刚才的阳台,烟尘与碎末飞溅出来甚至追上了下坠中的孙翔。

 

 

 

还没来得及惊呼,后领又被人精准的拎住了,叶修提着他跃上了街对面矮楼的天台。

 

 

 

孙翔脚下刚刚站稳,叶修有些气喘地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示意他环视四周。孙翔莫名其妙的趴在栏杆边绕了一周,整个人都懵了。大大小小的妖物如潮水一般像这片地区倾泻,泛着荧光的鲜艳色彩阴森而诡丽,让人想起剧毒的蛇类,时化的黑雾如同狼烟一般冲天而起。

 

 

 

孙翔习惯性地回头看了一眼叶修,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摸出了一根烟,一边打火一边望着妖潮,表情十分凝重。孙翔盯着叶修叼着烟的淡色唇瓣,不着边际的想了想对方是从哪里摸出的烟。“咳,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该怎么办?”孙翔压低声音,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语气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结结巴巴。

 

 

 

“时化。”叶修吐出了个名词,看到孙翔脸上摸不着头脑的表情轻叹了口气。“算了,等会跟你解释。现在嘛,也没有别的方法了……”叶修顿了顿,吐了口烟雾。“你愿意跟着我,我就能带你出去。”

 

 

 

“喂喂,等一下啊!”孙翔表情呆滞,什么意思啊?逼我卖身吗?!而身后又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整个楼体都轰然一震,那只蛛型妖物已经在向楼顶攀爬了。

 

 

 

叶修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懒洋洋的靠在栏杆上,沉黑的眸子安静地看向孙翔,嘴角微微上挑,没有丝毫催促的意思。

 

 

 

奇怪了,怎么突然觉得这家伙……这么欠抽呢。孙翔闭了闭眼睛将奇怪的想法从脑内除去,一咬牙,说道:“行……行吧,听你的!”谁会傻到就这样送死啊。

 

 

 

“呵呵,不错。”叶修拍了拍青年的发顶,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微笑,微挑的眼角弯了起来,眼睛很明亮,淡色的唇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透着一股强大而令人安心的气场。

 

 

 

“那么——”叶修的掌心有红光隐现,一瞬间符文汇成光柱投向天幕,金色的字符像落雪一样飘了满地。

 

 

 

“……给予流离失所归去无定的你归定之所,吾名叶修,获持讳名,止于此地,假名已称,为吾仆众,从此尊名,其皿以孙,谨听吾命,化吾神器,命为翔。”

 

 

 

“呼……”叶修最后深吸了一口烟,享受的眯了眯眼睛,将烟头在地上碾灭。他握住漆黑无光的长矛,从渐渐消逝的金光中缓步走出,稍小的妖物已经爬上楼沿。

 

 

 

 

 “准备好了吗,孙翔。”他说。这一刻,猎物与猎人的身份,正式反转!

                                                                                                               TBC.

——————————————————————————————————

玩物丧志啊,我第一次一个月更了三篇文呢(ง •̀_•́)ง 

没计算好字数,可能还要几章才会完结 ……今年暑假真是痛苦,去年那么多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呜呜呜。又想看文又浑身怠惰不想产粮_(┐「ε:)_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