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翔叶】逢魔时刻(上)

☆野良神的世界观,不过没有看过番也没关系,我会简洁的概括一下设定w细节会在文中展开

☆主翔叶,后面的情节会有平叶,慎入?

☆大体:人死后如果有执念而不愿离去就有可能成为灵体,一旦成为灵体就会忘掉生前的一切包括名字。灵体若是受到妖的诱惑踏过彼岸与此岸的界限或是被妖污染也会变成妖,危害人间。而洁净的灵体若是被神明赐名就会化身为神器,神明只有利用神器才能够杀死妖物

=====================================================

黯淡苍老的太阳摇摇欲坠的挂在地平线上,将一切染成腐朽的木红色,如同逝去的亡灵千丝万缕的怨恨拉扯着人间。城市间的黄昏,逼狭得阴郁。

 

 

 

从窗外打进来的光线越来越暗沉,从地板上慢慢的、慢慢的攀爬到了靠窗的电脑桌上,枣红色的木质桌面上仿佛留下了一滩干涸的血迹。坐在电脑桌前的男人神情专注的敲击着键盘,侧脸苍白,透着一股加班后睡眠不足的倦怠。男人的手极其好看,五指修长,指尖细白,骨节分明,几乎泛着玉色,光影下让人觉得性感。

 

 

 

连续不断“咔哒咔哒”的打字声在寂静的室内回荡着,听久了又似乎有了空荡荡的节奏,让人想起了钟表走动的声音又或者水滴滴落的声音。

 

 

 

光线快要爬到他肩头的时候,男人轻舒了一口气,敲下了回车,熟练地保存了文档,将指间夹着的短短的烟头在烟灰缸里按灭。

 

 

 

时间仿佛被调成了慢镜头,烟蒂处的火星一寸一寸挨近了烟灰缸底部,明明灭灭的微光却像回光返照一样越发红亮。突然,空气中荡开了一圈透明的涟漪,火星猛地一亮,肉眼可见的光芒大炽。“叽!”一声尖锐而微弱的叫声从烟灰缸底部传来,有什么细小的生物从烟灰缸底部一跃而出,惊慌的蹦跳着逃走了。

 

 

 

“嗯?”男人闻声挑了一下眉毛,瞥了一眼那小东西逃走的方向,又倒回了软椅的靠背中。他懒洋洋的环视了办公室一圈,嘀咕道:“竟然都走了啊……”

 

 

 

寂静的办公室只剩下男人一个了,刚才做报告书太专注,没有注意到同事们已经走完了。没关的显示器开关像暗处的眼睛一样闪动着,两三个没扔的泡面桶凌乱的摆在隔壁和对面的电脑桌上,空气里浮动着冷掉的调料味。男人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自己桌子上抓了个文件袋扔进公文包里,顺手把泡面桶丢进垃圾箱,打着哈欠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向前台打了个招呼就坐电梯下楼了。

 

 

 

晶红色的楼层数不断跳跃着,下坠感越来越明显。泛着冷光的金属门被擦得光亮如镜,连男人衬衣口袋沿夹着的胸牌上的小字都明明白白。姓名那一栏“叶修”两个字清晰得有些失真。叶修突然感到心头一跳,像心脏被一只手攥了一把似的突然呼吸不畅,他喘了口气,伸手扯松了自己的领带,又解开了几颗扣子。

 

 

 

“真是糟糕,”叶修看着电梯的顶灯自言自语,“连神明都会有不好的预感……又有大规模时化*了吗?”这样说着,他无意识的摩挲了一下右手食指。

 

 

 

层数跳到了“1”便不再变化了,金属门在他面前缓缓敞开。

 

 

 

刺眼的白光自他面前展开,叶修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踏入了一片白光之中。

 

 

 

 

 

——

“……哈……呼哧……”青年嘴里喘着粗气,极快的转身穿过又一个狭窄的巷口,手中捏着半根断掉的铁管,汗珠顺着英气的下巴线条滑落,打在水泥路面上,激起一缕细小的灰尘。刹那间灰尘就被巨型昆虫带刚毛的节肢足呲灭,那只节肢足如同大型建筑的承重柱一般粗壮,除了轮型着生的尖刺状刚毛外,关节缝隙之间浓密的黑色绒毛上还黏连着不少暗绿色的黏液。

 

 

 

这是一只巨型黑色蜘蛛,单是身体就抵得上两辆并列行驶的大巴。它紧紧地追赶着青年,巨大的身躯从小巷口挤入,顿时墙壁崩裂,所到之处尽是废墟,蜘蛛却仿佛感受不到阻力般继续飞速行进。

 

 

 

“轰隆轰隆”的建筑倒塌声和“咯叽嘎叽”的蜘蛛嘶叫响成一片,但都没有他胸膛中的撞击声来得轰响。怎么这么倒霉,难道我还要死第二次吗……青年在心中恍惚的想道。

 

 

 

再一次转身经过一个拐角,迎面蹦出来一颗扭曲滚动的硕大眼球拦住了他的去路,那颗眼球高度甚至超过青年的小腿,黑影一闪就朝他扑了过来。“妈的!”青年咬着牙狠狠的骂了一句,抡起手中的铁管奋力砸向黑影,手背上青筋直爆。

 

 

 

就是死,也要……

 

 

 

 

 

——

依然是那个熟悉的街道,可却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世界。

 

 

 

广告牌上、路灯上甚至天幕,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妖瞳,它们有的大如磨盘,有的小若蝇头,墨绿或血红的眼珠怨毒的滚动着,发出黏液晃动般骨碌碌的声响,黏腻感在整个空间无限的延展,连空气都粘稠了几分。有妖瞳的地方都是铺天盖地的黑暗。粗略一打量,似乎连整个街区都被包裹其中。

 

 

 

“啧啧。”叶修一脸惊奇的咂了咂嘴。这么大范围的时化着实少见,特别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妖数还如此巨大。

 

 

 

这点声音吸引了一些妖瞳的注目,空荡荡的血红色瞳仁咕噜咕噜的叫了几声,最终停止在叶修面前,目光发直而阴森,仿若厉鬼。

 

 

 

叶修只得闭了嘴,后退两步,和血目拉开一个安全的距离。他下意识地摩挲了一下右手,抿了抿嘴唇,眸色暗沉的看向街区的尽头,出口在那个方向。三个月前,若是三个月前的叶修遇到了这场大型时化,他根本不用这么谨慎,长矛一上手整个地域都任他横着走,区区半个街区算个什么,他一人就可以把这一片的妖都清除干净。

 

 

 

而现在……顶多全身而退。

 

 

 

叶修进入时化范围的目的本身就很简单,他可没有不自量力的认为没有了神器的神明凭借赤手空拳就能杀尽一街的凶灵汇聚。探查的目的也达到了,他该离开了。

 

 

 

叶修手腕卸力,公文包滑下,“呯“的一声闷响砸落在地面上。

 

 

 

叶修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妖瞳的动静,慢条斯理的解开了袖扣,将衬衣的袖子整齐的挽到手肘下方,露出白皙光洁的小臂,腕骨漂亮的像一件玉器。

 

 

 

“太阳要下山了。”他轻声感慨道。

 

 

 

 

 

——

男人飞快的掠过巷口,足尖轻轻发力又是一个教科书式干脆利落的起落。

 

 

 

只不过这个教科书一定是武侠版的教科书了——男人的落点是七八米外的路灯灯柱,顺带一提,他刚从电线杆上跃起。

 

 

 

风吹起叶修微敞的领口,像白鸟迎风颤动的软羽。

 

 

 

叶修就是在以这样的方式赶路,纯粹的拼速度,每一个动作都充满流畅的力与美。他身后一二百米的街道上同样有一群妖物在疾驰,最显眼的是一只浅绿色的巨蛙,庞大的身躯占满了八车道的宽阔街道,每一次跳跃都会造成地面剧烈的震动。其余妖物色彩斑斓,形状各异,像一片沉重的乌云,每一处缝隙都填满了滚动的妖瞳,所到之处扬起尘霾一样浓重的时化黑雾。

 

 

 

那群妖物追赶着叶修,只不过,两者之间的距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拉大。

 

 

 

叶修脸上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注视着出口的方向,街道昏暗的尽头。

 

 

 

“……呼……”

 

 

 

那双波澜不惊的眼中沉黑的瞳仁猛地收缩了一下。

 

 

 

“……呼哧……”

 

 

 

叶修轻皱了下眉头,速度不减,凭借高度的优势迅速环视了一圈地形。

 

 

 

“……妈的,别过来!”

 

 

 

果然,这附近有人类,或者灵体!叶修“啧”了一声,果断的折身返回刚才经过的岔路。他从来不及反应的妖物群中飞快穿过,在那头巨大的蛙型妖物鼻尖重重落下一脚,借力闪身没入巷口,避过了前仆后继汹涌向前的妖潮。

                                                                                           TBC.

*时化:时化是指彼岸的妖怪喜欢的、类似阴郁空气的东西,当这种现象发生时就称作时化,被时化所影响的成人也可以看到栖身死角的夹缝之居民以及妖魔存在。时化时妖魔会大量聚集,如果没有神明及时清理消灭,那么此地会影响到人界一方,让该地区的人身边发生一系列不可预知的灾祸。【引自百度】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