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关爱冷cp,从我做起(ノ"◑ڡ◑)ノ"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魏叶】一起吧

就是想写老魏流氓兮兮的追老叶的样子(´Д`)

我觉得老魏其实挺帅的⊙▽⊙

◎◎◎◎◎◎◎◎◎◎◎◎◎◎◎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那么三十来岁也算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了。魏琛虽然经常被叶修老魏老魏的叫,可事实上三十二岁的魏琛还正当壮年。身上属于青年人的青涩早已褪去,一股成年男性醇厚而富有攻击性的气息让他看起来极富男人味,混混头儿当久了,与一般宅男不同的健壮身材更是为纯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加分。

魏琛看着镜子里刮干净胡子、头发整齐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卫生间的门“咔哒”一声被打开了,睡眼朦胧的叶修顶着一头乱毛站在门口“早啊,老魏。”

魏琛回头,“老叶?今天起这么早?”

叶修看到了魏琛光鲜亮丽焕然一新的脸,直接把“睡不着了”几个字咽进了肚子里去,一副被噎着的表情大力咳嗽了几声,“卧槽你谁?”

往日魏琛是懒得细致的打理自己的,头发凌乱胡子拉碴,一脸颓废大叔的表情,真的让人难以想象这么一个人其实脸还不错,甚至很有些帅气。魏琛的脸部线条说得上英挺,眼窝深陷,鼻梁高挺,笑起来总有些街头老混混的痞气,老实说他这么好好一整理,还挺能叫少女心跳失常的。

叶修是真的被吓到了,打量了魏琛许久,才憋出一句“……你这是咋啦?学毛头小子春心萌动呢?”

魏琛挑了挑眉毛,“给你看的啊。你别告诉我,你一喝醉酒什么也不记得了。”

叶修有点小茫然,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也没发生什么事,昨天兴欣为夺冠举办了一场庆功宴,身为最大的功臣,叶修当然被众人集火,就算知道叶修的酒量差,众人还是拼命给他灌酒,迫于一伙人的威逼,叶修拼尽全力干了三杯,当场醉倒不省人事。他模模糊糊的记得最后好像是魏琛架着他回来的,但自己一贯酒品很好,应该不会做什么让魏琛难堪的事情……吧?

不过按魏琛这么说,他在这里犯病好像还跟自己有关系。叶修说:“不会是你带我回来的时候脑袋磕到门框上了怎么的吧。”

魏琛露出一个沉痛的表情,说:“不是吧老叶,我的真情告白你竟然都忘了……”

叶修听到“真情告白”几个字的时候就觉得信息量有点大,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魏琛走近,脸凑了过来,“……那这样呢?想起来了没?”魏琛的脸靠得特别近,近到温热的鼻息都打在叶修脸上,纯男性的气息有些莫名的压迫感,声音压得很低,显得格外性感暧昧。叶修只觉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条件反射的就想去推开魏琛。

结果毫无悬念,叶修这样的战五鹅怎么可能是街头老混混的对手,魏琛很轻松的逮住了叶修的手腕,把他按在门板上,不容抗拒的吻了上去。

叶修猛地睁大了眼睛,因为太过震惊甚至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直男的世界观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冲击,他的大脑差点当机了,愣了几秒后,只好更加激烈地反抗。

魏琛的解决方法简单粗暴,把叶修的手腕直接按在了他头顶,膝盖顶在了叶修两腿之间,顺势撬开了他的牙关,舌头长驱直入,挑逗着他的舌尖,用力地吮吸。

叶修只好把注意力转移到口腔,努力抵抗着魏琛的舌头,想要把它从自己口中顶出去,可是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魏琛的吻技哪是叶修能比的,叶修稍显笨拙的动作根本逮不住它,反倒被戏耍一样的调戏了一番。

叶修瞥了一眼魏琛近在咫尺的脸,看到他满脸戏谑,只觉青筋跳动。

但这种感觉确实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时候也像现在这样被火热的气息包裹着,进退两难,呼吸间满是一个极具侵略性的气息,还有空气中淡淡的酒味儿与眩晕的倦意……叶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又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模糊的画面。

直到叶修被吻的缺氧眩晕,魏琛才放开了他的唇。新鲜的空气涌入肺中,叶修大口喘了几口气,声音沙哑的道:“魏琛,你他妈干什么?”

叶修直接叫了魏琛的全名,他真的有怒气了,“放开我。”

魏琛用一种老流氓的表情挑了挑唇,并没有松开捏着叶修手腕的手,“不放。我怕你跑了。”

FIN?

评论(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