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帘子

all叶吃吃吃吃
在cp粉的身份前,我首先是一个叶粉!


一个,好吃,懒做的人
叶吹,需要定时吸修才能活下去


最近在没有网络的地方用着老年机
( *・ω・)✄╰ひ╯

一周上线一次,回复晚了抱歉哦

© 卷帘子 | Powered by LOFTER

至全世界第一棒的我最爱的修修,

生日快乐。
栽在你这里,一陷就是三年,我情愿把我能给世界的、所有最年轻最热烈的爱都献给你!

你就是这点不好,天塌下来的大事儿也自己扛着,神色淡淡的,什么苦都窝在心里,然后自己走出来,以这样孤单的姿态,不经意间把所有能为你分担的人抛在身后。

我的叶神习惯了照顾和引导,甚至快要忘记了难过的人是可以找一个温暖的怀抱寻求安慰的,他只是无所谓的笑笑,习惯了痛苦从身侧流开,既不皱眉也不回头仿佛礁石习惯了流水的冲刷。

就算你是神明,我也想要祈求一个心疼你的资格,何况你也是凡人,这颗心脏满满的,全是给你的爱。

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年,要陪你一起走过!5.29叶修大大生日快...

【柔叶】

*段子,非性转,慎

——————————

叶修觉得,唐柔这一阵子变得很奇怪。

三天前,寻常的夜晚。

兴欣的队员训练早结束了,叶修依然在游戏中拼杀抢怪养家糊口,材料爆出后已经是深夜了,他活动了活动脖子,伸了个懒腰,抬起的手臂差点碰到站在他身后的唐柔。

“小唐?”叶修很诧异,“站在这里多久了?怎么,不去睡觉吗?”

唐柔摇了摇头,“刚过来,就看看。我还不困,你不也没睡吗?”

叶修失笑,“这还和我比……想看就看吧,不过有点晚,精彩的已经过去了。”

唐柔点了点头,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倒让叶修不禁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这姑娘好胜心强,训练努力,但思维也很清晰,懂得什么能够让她吸取更多的...

【喻叶】一块肉

*唔,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一块肉啦

*还是以养蛇为背景,炒冷饭啥的,最后还是写了肉了_(:_」∠)_

*人生中第一次写肉,将近6000字,完成的一刻有什么东西永远的碎裂了(*/∇\*)【x】

柴,唠叨,确定要吃的话_(:_」∠)_戳→我⭐

【方叶】是的我们是真心早恋的(2)

*嗯……两个高中生的腻腻歪歪

*日常,ooc

*小饼干⊙▽⊙

*秀恩爱!谈恋爱!【。

04.
体育课一周两节,和艺术课、信息课合称广大人民的盼头。

但也有人对体育课完全冷感,比如叶修。对他来说,在大太阳下剧烈运动一节课无限接近于上刑。

本来吧,叶修为了逃避运动打算报健美操,体育老师自编的健美操等同于广场舞,各种各样挑战人类极限的羞耻动作一个接一个,让人不住感叹人心险恶。

叶修和方锐看过一次健美操教学现场,抖腿感极强的音乐就不必说了,突然“蹭”的一声响亮的铁器摩擦声,领舞的老师双臂交叉在胸前,奋力向身体两侧划开,同时脚下向前单脚跳一步,做了个健美有力的十字斩动作。

叶修:“……”...

【方叶】是的我们是真心早恋的(1)

*嗯……两个高中生的腻腻歪歪

*日常,ooc

*小饼干⊙▽⊙就当段子看吧

*秀恩爱!谈恋爱!【。

01.
就在昨天,方锐刚刚向暗恋对象叶修告白成功。

整个人都是飘飘欲仙魂不守舍的。

语文老师在台上讲课,扩音器别在腰间嗡嗡的响,粉笔不断敲击在黑板上,哒哒,哒哒,像雨珠子敲击在青石板上。粉笔灰扬的到处都是,被窗口斜射进来的阳光染成金色的浮尘。

方锐什么都听不进去,但感觉这个世界都变得更美好了,因为他的前一排坐着的那个人。

叶修歪歪斜斜的坐着,因为座位靠窗的原因微微偏头看向黑板,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漫不经心的抄着板书,字数比黑板上的至少少了一半,及其言简意赅。

方锐的视线就像黏在这个散...

【喻叶】养蛇精(下)

*养蛇的后续

*说好的……一杯雄黄酒引发的悲剧

*如你所见,再次爆字数了【吐血

这个点已经没有到H市的火车了,叶修只得坐大巴回去,到家门口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叶修反手关上门,打开了玄关的灯,暖橙色的灯光带来一股扑面而来的家的味道。叶修疲惫的长出了口气,刚要低头换鞋,忽然什么条状物从鞋柜上滚了下来,砸在了自己的脊背上,叶修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一抓,入手是冰凉的鳞片,他立马反应过来,是喻文州。

 

 

 

叶修连忙扶着墙站稳,玉米蛇开心的缠紧了叶修,脑袋一个劲的在他脖子上蹭,尾巴还耷拉在鞋柜上没下来。叶...

【喻叶】养蛇精(上)

*养蛇的后续

*说好的……一杯雄黄酒引发的悲剧

 

 

 

“三天后,不管怎么样,君!莫!笑!大!大!拜托你这次一定要来啊!上次签售会说好的要来,结果因为宠物生病了放了我们鸽子,你粉丝都把刀片寄到编辑部来了!拜托,就当是为了和你一起受苦受累那么多年的亲爱的小编辑的生命安全着想不行吗?!”

 

 

 

叶修看到“亲爱的小编辑”六个字就是一阵寒恶,习惯性的一个“滚”字打了出来,但还没发出去就被自己删掉了,虽然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在恶心自己,但还是掩饰不住破屏而出的浓浓怨气啊……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

 

 ...

【喻叶】养蛇(下)

*在主人面前装出一幅呆逼样的心机蛇精喻x宅男写手叶

*日常……吧

*一口气两更

其实喻文州也不容易,成精三百年以来他就没再吃过这种生食,为了他所爱的“饲主”要忍痛咽下神智未开时才吃的食物……真是挺残忍的。

 

 

 

一股子腥味。

 

 

 

虽然蛇进食是用整个吞的,但还是不能阻止蛇信子感应到乳鼠身上的奶腥味,喻文州觉得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虽然早已不用进食,但为了不让自己的人类这么早就发现……还是得找个办法暗示叶修换换伙食,玉米蛇仍是一副呆呆的样子看着主人,心里想道。

 

 

 ...

【喻叶】养蛇(上)

*在主人面前装出一幅呆逼样的心机蛇精喻x宅男写手叶

*日常……吧

*一口气两更

“叮咚……叮咚……”

 

 

 

刺耳的门铃声在不远处响起,叶修才从浅眠中转醒。醒来才发现,自己昨晚竟然在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脸上被压了几道红痕不说,左胳膊还被自己压麻了。叶修好不容易把自己僵硬的身体挪下了软椅,抽了张卫生纸边擦嘴角的口水边朝门外喊着“来了来了”朝大门快步走去。

 

 

 

开了门,迎面就是邻居大婶带着薄汗的和气的圆脸,大婶似乎是刚买完菜回来,一手挎着菜篮子,一手提了个大大的方盒子,看上去是个平淡无奇的纸箱。

 ...

【翔叶】逢魔时刻(中上)

翔叶,后期会有一些平叶,慎入(´・ω・`) 

☆野良神世界观,详细戳→

==============================================

叶修差点和冲出巷口的青年撞个满怀,青年手中抡着一根扭断的水管,紧紧的咬着牙,一张年轻帅气的脸上满是冷汗。叶修皱着眉侧头躲过他的棍击——青年大约是被这片地域随时冒出的妖物弄得有些神经质了。略一抬头,就看到青年身后巨大的蛛形妖物,正挥舞着镰刀状的口器,墨绿色的巨型蛛网向两人兜头而来。

 

 

 

“妈的这回死定了……”青年额头上的汗珠直往下滚,带着些微的颤音向站的较...

【翔叶】逢魔时刻(上)

☆野良神的世界观,不过没有看过番也没关系,我会简洁的概括一下设定w细节会在文中展开

☆主翔叶,后面的情节会有平叶,慎入?

☆大体:人死后如果有执念而不愿离去就有可能成为灵体,一旦成为灵体就会忘掉生前的一切包括名字。灵体若是受到妖的诱惑踏过彼岸与此岸的界限或是被妖污染也会变成妖,危害人间。而洁净的灵体若是被神明赐名就会化身为神器,神明只有利用神器才能够杀死妖物

=====================================================

黯淡苍老的太阳摇摇欲坠的挂在地平线上,将一切染成腐朽的木红色,如同逝去的亡灵千丝万缕的怨恨拉扯着人间。城市间的黄昏,逼狭得...

【伞修】皮肤饥渴症 下

相拥而眠的状况一直持续到嘉世的战队宿舍装修完毕。装修单人单间的宿舍开支很大,虽然经济状况有些拮据,但陶轩作为老板还是立马拍砖下来,说干就干,“我们未来的冠军队,没有单人宿舍怎么行呢?训练方面我帮不了你们什么,硬件配置方面陶哥还是能行的。”

看到陶轩那种斗志满满的表情,大家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随老板去了,只是有了更加努力的理由。

这时候,叶修定期避开队友们的视线陪陪苏沐秋,但大部分时间都是苏沐秋一个人,好好体验了一把干渴焦着的滋味。

这都算好的,进入季后赛以来,叶修也是忙的不行,上次给苏大大解渴,大概是在几个月前了吧。

这样一想,也是苦了苏沐秋啊。

……到底要同意吗?同床共枕啊……叶修...

【伞修】皮肤饥渴症 上

经过了一个季度的努力,新生的嘉世战队总算是拿到了第一赛季的总冠军奖杯。这是荣耀职业选手联盟建立的第一年,第一个冠军也是有着别样的意义。

嘉世的队员们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也在这一次庆功宴上完全爆发了,一帮人在KTV里拼酒嘶吼,喝的烂醉如泥。叶修身为队长也被灌了半杯啤酒,还是苏沐秋拦着队员们以未成年为借口才能清醒着回家。

回到了嘉世的队员宿舍,叶修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到宿舍了,这帮人真能玩。”苏沐秋赞同的点点头“喝那么多,明天有他们受得的。”叶修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也拖他们的福,明天不用早起了,我睡了啊。”

“叶修,”嘉世的苏副队一脸正经的拉住他,“今天晚上陪我睡呗。”

叶修挑了挑眉毛,“怎么...

修修生日快乐!

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够爱上你,

你是我的神明,我的信仰,

明年,还有明年的明年,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

5.29是个伟大的日子,把我最爱的人带来了这个世界!

【魏叶】一起吧

就是想写老魏流氓兮兮的追老叶的样子(´Д`)

我觉得老魏其实挺帅的⊙▽⊙

◎◎◎◎◎◎◎◎◎◎◎◎◎◎◎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那么三十来岁也算是含苞待放的年纪了。魏琛虽然经常被叶修老魏老魏的叫,可事实上三十二岁的魏琛还正当壮年。身上属于青年人的青涩早已褪去,一股成年男性醇厚而富有攻击性的气息让他看起来极富男人味,混混头儿当久了,与一般宅男不同的健壮身材更是为纯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加分。

魏琛看着镜子里刮干净胡子、头发整齐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卫生间的门“咔哒”一声被打开了,睡眼朦胧的叶修顶着一头乱毛站在门口“早啊,老魏。”

魏琛回头,“老叶?今天起这么早?”

叶修看到了魏...

【伞修】你们还能好好擦头发吗?

☆小甜饼_(┐「ε:)_

☆玩玩这个老梗【虽然也翻不出什么新花样

☆OOC鳖打我(/ω・\) 

=====================================================

在苏沐秋刚捡到叶修的时候,家里穷的很,根本没有房子给叶修睡,又不能让沐橙和叶修一起睡,自然的,苏沐秋就和叶修一个房,晚上也在同一张小床上挤着,都是男人么,除了热了点挤了点,也没人在乎什么。


问题就出在两人的卫生习惯上。叶修到底是个家族大少爷出身,各方面都挺注意的,这样的室友除了睡姿不好之外几乎是无可挑剔的。苏沐秋除了小细节上不太在意外,整体...